西安一患者被骗走3850元 西京医院老教授发微博怒斥医托

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: 苹果(iPhone)安卓(Android)安卓国内下载(APK)

郭树忠教授发微博,呼吁警惕互联网医托

著名整形外科教授郭树忠近日发微博称,“我对”医托”历来恨之入骨,因为他们通过欺骗病人来获取经济利益。进入互联网时代,我以为信息更加多样化和透明化了,”医托”便会失去生存的土壤和空间。但最近我发现我的判断是错的,因为在我的耳再造患者群里,我发现了不止一个”医托”,只不过他们利用高科技手段把自己重新包装了一下而已。”对此,记者联系到郭树忠教授,结合一位患者被骗的遭遇以及长期与“医托”做斗争的专业人士,就“网络医托”现象以及斩断其利益链的情况进行了剖析。

老教授怒斥“医托”

从西京医院退休后,目前在北京一家医院工作的著名整形外科教授郭树忠说,“我最近时不时在自己的患者群发现有”医托”出没,因为治病的钱来之不易,不能随随便便就被”托”走了。记得我原先工作的一家医院门口总是围着一大群人,长年累月待在那里,手里拿着各种宣传材料,为那些小诊所和非法诊所拉病人,这些人能言善辩,口才很是了得,心理学学得也不错。”

郭教授介绍道,上“医托”当的不仅有来自偏远农村的群众,也有城市里的知识分子,人们有时难免会病急乱投医,现在有相当数量的疾病治不好,或者治疗效果不够理想,这就让这些“医托”、骗子有了钻空子的可能,加上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,老百姓想省钱省时间,这就让“医托”们找到了“用武之地”。

“这些医托的招数并不复杂,无非是告诉患者准备就医的这个医院的医生不好,她(我发现女医托比男医托多)要介绍你到某个更好的医院或者医生处看病,对方有”偏方””验方”,治疗的效果更好云云。无非是用三寸不烂之舌把患者骗到要骗的地方去。而这种骗是有报酬的,”服务酬劳”来自被医托介绍去的医院、诊所或者医生。”郭教授这样描述着“医托”通常骗人的套路和手法。

警惕互联网时代的新“医托”

郭树忠说,进入互联网时代,他以为信息更加多样和透明化了,“医托”便会失去生存的土壤和空间。但最近他发现自己的判断是错的,因为在他的耳再造患者群里,他发现了不止一个“医托”,只不过“医托”们利用高科技手段把自己重新包装了一下而已。为了提醒患者不要上当受骗,他特意“关注”了“网络医托”们的动态,并进行了研究和梳理。

他发现,这些人会在网上扮演成患者家属,通常以女性的角色出现,以什么“妹”,或者“姐”自称,以赢得患者的信任。其次,这些人会在网上以患者或者患者家属的身份讲故事。多数还是讲故事的高手,故事很精彩,常常很感人,感动之余,患者及其家属就会自觉不自觉地上当受骗。

另外,这些“医托”还在网上攻击那些技术好、不愿意参与这种坑蒙拐骗行为的医生。有人在网上称他为“郭大炮”,大概就是不喜欢他这种仗义执言的性格,更不喜欢他不愿意与她们同流合污的行为。他还发现,这些人一定要为特定的机构和特定的人群寻找猎物,对于“医托”们来说,最理想的服务对象在境外。因为万一手术效果不好,患者不容易再找到做手术的医院和医生,因为成本太高。

患者被“医托”骗走3850元

采访过程中,来自甘肃酒泉的张先生讲起了自己遭遇“医托”套路的经历。张先生说,今年6月28日,他从老家来到西安东郊一家医院耳鼻喉科就诊挂号时,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中年女子十分热情地问他患的是啥病?他把症状简单给介绍了一下后,对方说西安矿山路一家医院治疗这种病非常拿手,并且药费也便宜。为了让他相信,对方还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朋友圈和微信“病友群”,给他看“患者”们对这家医院的评价。

“我当时也是病急乱投医,稀里糊涂地就跟着这两人乘坐公交车来到矿山路一家私人医院。一名自称”老中医”的男子简单询问完病情后,一下子开了3850元的中药。”出门后,他给一位在西安工作的老乡打电话,把自己遇到“好心人”帮忙看病的事情给说了一下,老乡说,“你别高兴,有可能被骗了。医生连你的病因都没弄清楚,连病情都没有检查,怎敢一下子开那么多药?里面肯定有问题。”

“老乡的几句话突然把我给提醒了,我转身返回到这家私人医院,给这两名”好心人”说开的药太多,自己身上连吃饭、住宿的钱都没有了,能不能退上一部分,等把药吃完后下次再来买药时,这两名”好心人”突然翻脸,并呵斥我”赶紧走”,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。在和对方交涉没有结果的情况下,我拨打110报警。当地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,这家私人医院给我退还了3850元。”

张先生说,7月31日,他再次返回医院复查时,又碰到了那两名“医托”和另外6名男女正坐在门诊大楼前的台阶上有说又笑,他一眼认出了骗自己的那对男女后,冲上去一把抓住那名男“医托”,后来在医院保安帮助下,把这两人扭送到了保卫科,保安报警后,附近派出所民警赶过来给他做了笔录,问完上次被骗的情况后,把这两名“医托”带回了派出所。当时,民警在这两人的手机上发现了好多通过微信、QQ给患者介绍医生和医院的信息。

建议建立更透明的医疗信息服务平台

采访过程中,西安南郊一家大型医院保卫科长期与“医托”做斗争的专业人士王先生说,“网络医托”隐蔽性更强,成本更低,欺骗手段更多样,有的还发展成诈骗,对患者利益以及医疗秩序造成很大危害。最近这几年,网络上出现了一种“咨询医生”的“业务”,实际上这不是医生,而是通过微信、QQ、商务通等软件,以“集团化”的模式,为“旗下”数十家医院“招揽患者”。据他们掌握的情况来看,这种“网络医托”已覆盖了北京、上海、西安、昆明、成都等一二线城市,仍在不断向其他城市扩张。“网络医托”在患者到诊后可从相应医院拿到每人300元左右的提成,而医院平均从每名患者身上获得的诊疗费用可达6000元左右。

据王先生介绍,2016年5月4日,原国家卫计委等八部门联合印发了集中整治“号贩子”和“网络医托”专项行动方案,八部门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协调办公室,分阶段严打“号贩子”,还建立了“号贩子”黑名单,并纳入社会信用体系。随后,通过进一步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,优化医疗资源配置,完善相关管理制度,规范医疗机构广告宣传行为,一定程度上斩断了部分“号贩子”和“网络医托”的利益链条,铲除了一些“号贩子”和“网络医托”的生存土壤。

王先生说,目前,全国都在进一步规范网络秩序,他觉得清除“网络医托”肆虐的土壤,完全可以利用信息技术锁定违法犯罪证据,打击不法分子。同时,建立起更加畅通、透明的医疗信息服务平台,引导患者到正规医院就诊,不再遭“网络医托”忽悠。

(来源:华商网)

 

郭树

郭树忠教授发微博,呼吁警惕互联网医托

著名整形外科教授郭树忠近日发微博称,“我对”医托”历来恨之入骨,因为他们通过欺骗病人来获取经济利益。进入互联网时代,我以为信息更加多样化和透明化了,”医托”便会失去生存的土壤和空间。但最近我发现我的判断是错的,因为在我的耳再造患者群里,我发现了不止一个”医托”,只不过他们利用高科技手段把自己重新包装了一下而已。”对此,记者联系到郭树忠教授,结合一位患者被骗的遭遇以及长期与“医托”做斗争的专业人士,就“网络医托”现象以及斩断其利益链的情况进行了剖析。

老教授怒斥“医托”

从西京医院退休后,目前在北京一家医院工作的著名整形外科教授郭树忠说,“我最近时不时在自己的患者群发现有”医托”出没,因为治病的钱来之不易,不能随随便便就被”托”走了。记得我原先工作的一家医院门口总是围着一大群人,长年累月待在那里,手里拿着各种宣传材料,为那些小诊所和非法诊所拉病人,这些人能言善辩,口才很是了得,心理学学得也不错。”

郭教授介绍道,上“医托”当的不仅有来自偏远农村的群众,也有城市里的知识分子,人们有时难免会病急乱投医,现在有相当数量的疾病治不好,或者治疗效果不够理想,这就让这些“医托”、骗子有了钻空子的可能,加上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,老百姓想省钱省时间,这就让“医托”们找到了“用武之地”。

“这些医托的招数并不复杂,无非是告诉患者准备就医的这个医院的医生不好,她(我发现女医托比男医托多)要介绍你到某个更好的医院或者医生处看病,对方有”偏方””验方”,治疗的效果更好云云。无非是用三寸不烂之舌把患者骗到要骗的地方去。而这种骗是有报酬的,”服务酬劳”来自被医托介绍去的医院、诊所或者医生。”郭教授这样描述着“医托”通常骗人的套路和手法。

警惕互联网时代的新“医托”

郭树忠说,进入互联网时代,他以为信息更加多样和透明化了,“医托”便会失去生存的土壤和空间。但最近他发现自己的判断是错的,因为在他的耳再造患者群里,他发现了不止一个“医托”,只不过“医托”们利用高科技手段把自己重新包装了一下而已。为了提醒患者不要上当受骗,他特意“关注”了“网络医托”们的动态,并进行了研究和梳理。

他发现,这些人会在网上扮演成患者家属,通常以女性的角色出现,以什么“妹”,或者“姐”自称,以赢得患者的信任。其次,这些人会在网上以患者或者患者家属的身份讲故事。多数还是讲故事的高手,故事很精彩,常常很感人,感动之余,患者及其家属就会自觉不自觉地上当受骗。

另外,这些“医托”还在网上攻击那些技术好、不愿意参与这种坑蒙拐骗行为的医生。有人在网上称他为“郭大炮”,大概就是不喜欢他这种仗义执言的性格,更不喜欢他不愿意与她们同流合污的行为。他还发现,这些人一定要为特定的机构和特定的人群寻找猎物,对于“医托”们来说,最理想的服务对象在境外。因为万一手术效果不好,患者不容易再找到做手术的医院和医生,因为成本太高。

患者被“医托”骗走3850元

采访过程中,来自甘肃酒泉的张先生讲起了自己遭遇“医托”套路的经历。张先生说,今年6月28日,他从老家来到西安东郊一家医院耳鼻喉科就诊挂号时,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中年女子十分热情地问他患的是啥病?他把症状简单给介绍了一下后,对方说西安矿山路一家医院治疗这种病非常拿手,并且药费也便宜。为了让他相信,对方还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朋友圈和微信“病友群”,给他看“患者”们对这家医院的评价。

“我当时也是病急乱投医,稀里糊涂地就跟着这两人乘坐公交车来到矿山路一家私人医院。一名自称”老中医”的男子简单询问完病情后,一下子开了3850元的中药。”出门后,他给一位在西安工作的老乡打电话,把自己遇到“好心人”帮忙看病的事情给说了一下,老乡说,“你别高兴,有可能被骗了。医生连你的病因都没弄清楚,连病情都没有检查,怎敢一下子开那么多药?里面肯定有问题。”

“老乡的几句话突然把我给提醒了,我转身返回到这家私人医院,给这两名”好心人”说开的药太多,自己身上连吃饭、住宿的钱都没有了,能不能退上一部分,等把药吃完后下次再来买药时,这两名”好心人”突然翻脸,并呵斥我”赶紧走”,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。在和对方交涉没有结果的情况下,我拨打110报警。当地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,这家私人医院给我退还了3850元。”

张先生说,7月31日,他再次返回医院复查时,又碰到了那两名“医托”和另外6名男女正坐在门诊大楼前的台阶上有说又笑,他一眼认出了骗自己的那对男女后,冲上去一把抓住那名男“医托”,后来在医院保安帮助下,把这两人扭送到了保卫科,保安报警后,附近派出所民警赶过来给他做了笔录,问完上次被骗的情况后,把这两名“医托”带回了派出所。当时,民警在这两人的手机上发现了好多通过微信、QQ给患者介绍医生和医院的信息。

建议建立更透明的医疗信息服务平台

采访过程中,西安南郊一家大型医院保卫科长期与“医托”做斗争的专业人士王先生说,“网络医托”隐蔽性更强,成本更低,欺骗手段更多样,有的还发展成诈骗,对患者利益以及医疗秩序造成很大危害。最近这几年,网络上出现了一种“咨询医生”的“业务”,实际上这不是医生,而是通过微信、QQ、商务通等软件,以“集团化”的模式,为“旗下”数十家医院“招揽患者”。据他们掌握的情况来看,这种“网络医托”已覆盖了北京、上海、西安、昆明、成都等一二线城市,仍在不断向其他城市扩张。“网络医托”在患者到诊后可从相应医院拿到每人300元左右的提成,而医院平均从每名患者身上获得的诊疗费用可达6000元左右。

据王先生介绍,2016年5月4日,原国家卫计委等八部门联合印发了集中整治“号贩子”和“网络医托”专项行动方案,八部门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协调办公室,分阶段严打“号贩子”,还建立了“号贩子”黑名单,并纳入社会信用体系。随后,通过进一步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,优化医疗资源配置,完善相关管理制度,规范医疗机构广告宣传行为,一定程度上斩断了部分“号贩子”和“网络医托”的利益链条,铲除了一些“号贩子”和“网络医托”的生存土壤。

王先生说,目前,全国都在进一步规范网络秩序,他觉得清除“网络医托”肆虐的土壤,完全可以利用信息技术锁定违法犯罪证据,打击不法分子。同时,建立起更加畅通、透明的医疗信息服务平台,引导患者到正规医院就诊,不再遭“网络医托”忽悠。

(来源:华商网)

忠教授发微博,呼吁警惕互联网医托

著名整形外科教授郭树忠近日发微博称,“我对”医托”历来恨之入骨,因为他们通过欺骗病人来获取经济利益。进入互联网时代,我以为信息更加多样化和透明化了,”医托”便会失去生存的土壤和空间。但最近我发现我的判断是错的,因为在我的耳再造患者群里,我发现了不止一个”医托”,只不过他们利用高科技手段把自己重新包装了一下而已。”对此,记者联系到郭树忠教授,结合一位患者被骗的遭遇以及长期与“医托”做斗争的专业人士,就“网络医托”现象以及斩断其利益链的情况进行了剖析。

老教授怒斥“医托”

从西京医院退休后,目前在北京一家医院工作的著名整形外科教授郭树忠说,“我最近时不时在自己的患者群发现有”医托”出没,因为治病的钱来之不易,不能随随便便就被”托”走了。记得我原先工作的一家医院门口总是围着一大群人,长年累月待在那里,手里拿着各种宣传材料,为那些小诊所和非法诊所拉病人,这些人能言善辩,口才很是了得,心理学学得也不错。”

郭教授介绍道,上“医托”当的不仅有来自偏远农村的群众,也有城市里的知识分子,人们有时难免会病急乱投医,现在有相当数量的疾病治不好,或者治疗效果不够理想,这就让这些“医托”、骗子有了钻空子的可能,加上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,老百姓想省钱省时间,这就让“医托”们找到了“用武之地”。

“这些医托的招数并不复杂,无非是告诉患者准备就医的这个医院的医生不好,她(我发现女医托比男医托多)要介绍你到某个更好的医院或者医生处看病,对方有”偏方””验方”,治疗的效果更好云云。无非是用三寸不烂之舌把患者骗到要骗的地方去。而这种骗是有报酬的,”服务酬劳”来自被医托介绍去的医院、诊所或者医生。”郭教授这样描述着“医托”通常骗人的套路和手法。

警惕互联网时代的新“医托”

郭树忠说,进入互联网时代,他以为信息更加多样和透明化了,“医托”便会失去生存的土壤和空间。但最近他发现自己的判断是错的,因为在他的耳再造患者群里,他发现了不止一个“医托”,只不过“医托”们利用高科技手段把自己重新包装了一下而已。为了提醒患者不要上当受骗,他特意“关注”了“网络医托”们的动态,并进行了研究和梳理。

他发现,这些人会在网上扮演成患者家属,通常以女性的角色出现,以什么“妹”,或者“姐”自称,以赢得患者的信任。其次,这些人会在网上以患者或者患者家属的身份讲故事。多数还是讲故事的高手,故事很精彩,常常很感人,感动之余,患者及其家属就会自觉不自觉地上当受骗。

另外,这些“医托”还在网上攻击那些技术好、不愿意参与这种坑蒙拐骗行为的医生。有人在网上称他为“郭大炮”,大概就是不喜欢他这种仗义执言的性格,更不喜欢他不愿意与她们同流合污的行为。他还发现,这些人一定要为特定的机构和特定的人群寻找猎物,对于“医托”们来说,最理想的服务对象在境外。因为万一手术效果不好,患者不容易再找到做手术的医院和医生,因为成本太高。

患者被“医托”骗走3850元

采访过程中,来自甘肃酒泉的张先生讲起了自己遭遇“医托”套路的经历。张先生说,今年6月28日,他从老家来到西安东郊一家医院耳鼻喉科就诊挂号时,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中年女子十分热情地问他患的是啥病?他把症状简单给介绍了一下后,对方说西安矿山路一家医院治疗这种病非常拿手,并且药费也便宜。为了让他相信,对方还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朋友圈和微信“病友群”,给他看“患者”们对这家医院的评价。

“我当时也是病急乱投医,稀里糊涂地就跟着这两人乘坐公交车来到矿山路一家私人医院。一名自称”老中医”的男子简单询问完病情后,一下子开了3850元的中药。”出门后,他给一位在西安工作的老乡打电话,把自己遇到“好心人”帮忙看病的事情给说了一下,老乡说,“你别高兴,有可能被骗了。医生连你的病因都没弄清楚,连病情都没有检查,怎敢一下子开那么多药?里面肯定有问题。”

“老乡的几句话突然把我给提醒了,我转身返回到这家私人医院,给这两名”好心人”说开的药太多,自己身上连吃饭、住宿的钱都没有了,能不能退上一部分,等把药吃完后下次再来买药时,这两名”好心人”突然翻脸,并呵斥我”赶紧走”,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。在和对方交涉没有结果的情况下,我拨打110报警。当地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,这家私人医院给我退还了3850元。”

张先生说,7月31日,他再次返回医院复查时,又碰到了那两名“医托”和另外6名男女正坐在门诊大楼前的台阶上有说又笑,他一眼认出了骗自己的那对男女后,冲上去一把抓住那名男“医托”,后来在医院保安帮助下,把这两人扭送到了保卫科,保安报警后,附近派出所民警赶过来给他做了笔录,问完上次被骗的情况后,把这两名“医托”带回了派出所。当时,民警在这两人的手机上发现了好多通过微信、QQ给患者介绍医生和医院的信息。

建议建立更透明的医疗信息服务平台

采访过程中,西安南郊一家大型医院保卫科长期与“医托”做斗争的专业人士王先生说,“网络医托”隐蔽性更强,成本更低,欺骗手段更多样,有的还发展成诈骗,对患者利益以及医疗秩序造成很大危害。最近这几年,网络上出现了一种“咨询医生”的“业务”,实际上这不是医生,而是通过微信、QQ、商务通等软件,以“集团化”的模式,为“旗下”数十家医院“招揽患者”。据他们掌握的情况来看,这种“网络医托”已覆盖了北京、上海、西安、昆明、成都等一二线城市,仍在不断向其他城市扩张。“网络医托”在患者到诊后可从相应医院拿到每人300元左右的提成,而医院平均从每名患者身上获得的诊疗费用可达6000元左右。

据王先生介绍,2016年5月4日,原国家卫计委等八部门联合印发了集中整治“号贩子”和“网络医托”专项行动方案,八部门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协调办公室,分阶段严打“号贩子”,还建立了“号贩子”黑名单,并纳入社会信用体系。随后,通过进一步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,优化医疗资源配置,完善相关管理制度,规范医疗机构广告宣传行为,一定程度上斩断了部分“号贩子”和“网络医托”的利益链条,铲除了一些“号贩子”和“网络医托”的生存土壤。

王先生说,目前,全国都在进一步规范网络秩序,他觉得清除“网络医托”肆虐的土壤,完全可以利用信息技术锁定违法犯罪证据,打击不法分子。同时,建立起更加畅通、透明的医疗信息服务平台,引导患者到正规医院就诊,不再遭“网络医托”忽悠。

(来源:华商网)

分享: